橙子酱

总想咕咕咕的某换头像狂魔。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活水:

一些对于近日网络舆论的有感之词。
原言论放在第一页挡挡,2、3页是一些和友人说的话。
我是真的很害怕你们。


想到柴静曾经对药家鑫做的采访,对他的探究,对悲剧起源的挖寻。

然后她被网友骂得狗血喷头。

我当真恐惧,网友们只需要别人去死,死了只是死了。

只是死了。

第一张双北
第二张普散
第三张山花
只记得这么多了

跨越千年(划)七百年的爱恋【大雾】

魏保安×白小爷
OOC警告
渣文笔预警
1、
甄这两天感觉自己可能要凉。
至于为什么这么想,是因为自己馆里的保安最近总是盯着一把宝刀,然后回头冲自己邪恶的一笑。
光那笑容都能把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激起来。
2、
魏保安最近一直在研究那本《魏博尓术传》。可惜因为白天要展出,他只能借着巡逻的借口偷偷的瞄上几眼。感到身后似乎有人在看自己,魏转过头朝甄馆长自以为很帅的笑了一笑。殊不知对方早就被吓到变形……
3、
魏读完整本书已经是三周之后。
自己薄弱的汉语基础能看完已是奇迹。若说这一切的功劳,魏保安只能说归功于甄馆长早睡晚起的好习惯。
但魏觉得后人对他的理解太过偏激。
4、
书上描写的魏博尓术是一个身材魁梧,青面獠牙,手持大刀的暴力分子。
魏保安有些委屈的拿起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多俊俏的一个小伙子啊!!”魏如是说。
还有还有!自己哪里是叛乱被绞杀的啊?!明明自己什么也没做啊!!超气!!
5、
白小爷现在正死死攥着母亲留下的手帕站在博物馆门口。
监控里显示的母亲最后出现在这。
他知道母亲肯定出了什么问题,而那个人肯定就是那个假惺惺的甄馆长!
至于为什么不是他那个看起来很壮的保安......因为那家伙虽然看起来挺聪明的却是个实打实的傻子!

我编不下去了......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跨越千年(划掉)七百年的爱恋【雾】

魏保安×白小爷
OOC
渣文笔劝退
1、
魏保安原是成吉思汗手下的大将军魏博尓术。他是个好将军。
至少百姓是这么说的。
毕竟这世上很少有哪个大将军愿意帮百姓放羊还不要报酬。
2、
白小爷是个很冷漠的人。
至少不认识他的同学都这么说的。
3、
魏博尓术死于一场阴谋。
一场关于帝王的阴谋。
4、
“功高盖主可不是什么好事。”为他执行死刑的侍卫如是说。
5、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是七百多年后。
魏满身是血的从木盆中站出来,旁边站着一脸惊讶的秃顶老男人。
好奇地问了一句:“དེ་ནི་གང། ”
6、
魏心里清楚得很,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至于为什么他还能在回到这个世界他却一无所知。
周围的一切都太过于陌生了。
7、
魏觉得甄是一个好人,他无依无靠时甄给了他一份看起来很稳定的工作,还教会了他学习汉语,虽然说这个馆长长得又丑而且发量少的惊人。但最起码他看着像个好人。
8、
这个礼拜已经是第四回看见他了。
偷偷摸摸的,定不是什么好人,还有他的那个背包,肯定是准备把博物馆里的东西偷走好卖钱吧?
魏决定教训一下这个小鬼头。于是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9、
“《玉女心经》、《成吉思汗传》、《葵花宝典》......这都什么啊......”白小爷盘坐在地上,翻着一堆奇奇怪怪的书“《魏博尓术传》......怎么没一样有用的?”
蹲在离他不远处的魏保安听到自己的名字打了一个寒颤。
魏突然间很好奇七百年后的人们怎么看待他这个英勇神武的大将军的。




理想和现实总归是有差距的。

小爱……
给大勋……
苏哥哥!!!
何老师【嘤嘤嘤】

啊?我还没想好

接前文——
魏大勋现在觉得脑子一片混乱,有些烦躁的蹲在地板上,低着头。
自己还真是傻了,明明医院比家里的更近,完全可以把这个人送进医院去啊。【白羊座的男生你不懂(ง •_•)ง】
其实现在送医院还不算晚吧?
可惜现在肚子饿的咕咕直叫,他还是先点了一份外卖,然后坐在床边静等自己的饭飞到自己嘴里。
床上的人不安分的翻了个身,然后……
把被子踢了下去。
而坐在一旁的魏大勋眼见着一床被子从自己身后飞到了自己的脚前……
魏?????小伙子亭皮啊???
弯腰捡起可怜的被子顺便抖了两下,才轻轻盖在那人身上。手不小心触到了那人的脸,烫的厉害。
这是门口却响起了敲门声:“先生您的外卖!!!”
“哎哎哎,来了来了。”
世纪难题
一份外卖和一个你刚捡回家还发烧了的的醉鬼,只能选一个的情况下你选谁?
“先吃外卖吧,万一冷了就不好吃了。”

说是这样说,却是先替那人煮了一锅醒酒汤,家里没有医用酒精,就先打了盆冷水,掀开被子,看见这人西装革履的,忍不住啧啧了两声,还是下手脱了他的衣服。
从口袋里掉出来一个手机。还好魏大勋眼疾手快,不然这手机就真的要和这盆冷水同归于尽了。保不准这人还会掀了他这小出租屋,到时候他可赔不起。
好奇的打开了手机——
还有密码??!!
靠!不看了!
手机就这么扔在了床头柜上。
手机:嘤嘤嘤……
魏大勋一脸愁绪的看着这人的衣服,呵呵,吐了你丫早说啊!!!
又忙活着去给这位祖宗泡衣服。
魏大勋要给他脱最后一件衣服,这位爷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推开了他的手。
“……”
“别!别动wdx!!”
“???我啥时候动你鞋了??”
—————————————————————
半夜码文好痛苦(◎-◎;)

啊?我没想好。

新人,渣文笔,不喜欢轻点喷(嘤嘤嘤)
当魏大勋真正走出校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已经毕业了。
简历已经投了出去,但多半得石沉大海,塔也就不奢求什么了如果能找到工作最好,如果找不到就先去餐馆打个工再慢慢考虑下一步的生活吧,魏大勋拖着几个沉重的箱子有些艰难的在路上行走。
几个舍友的家境都比较好,父母都给他们安排了稳定的工作,甚至有个哥儿们回去就要继承家业,把其余几个兄弟都羡慕的不得了,边收拾着最后的行李,边吐槽着在一旁一直默默不语的魏大勋,放弃了继续深造的名额要去跟他们抢饭碗。魏大勋只是抬起头冲他们笑了笑,低头把最后一摞书放进行李箱里。
魏大勋有点儿头疼的停下了脚步,伸手揉了揉紧皱的眉头。
生活不易。
这是魏大勋回到出租屋时想到的唯一的一句话。
魏大勋不太想靠家里的关系去找工作,与其被他们安排,不如自己去规划自己的人生。但规划又谈何容易?
他有些烦了,于是伸出手去摸手机,微信已经被轮番轰炸过了。
魏大勋懒得去看,反正都是被拒绝的,也没什么好去看的,索性就关了机,打算出门散散心。
夕阳西下,温柔的日光有些慵懒的洒在树上,照在墙上,给万物都镀上了一层金。魏大勋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他有点想家了。
想到家,魏大勋不禁弯了弯唇角,一分神,也就没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人,与那人撞了个满怀。
原以为那人会破口大骂,没想到却只是要往一旁倒去,魏大勋连忙伸出双臂去抱住那人。
一股浓郁的酒精味儿就直窜鼻孔。
这人是喝了多少酒啊?一向很能喝酒的魏大勋边吐着槽,边看了看怀里的人。
挺拔的鼻梁,嫣红的嘴唇,一颗泪痣镶在眼睛下方,勾人的要命。
魏大勋很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接着就陷入了沉思,是把这孩子丢这儿还是先带回家?魏大勋又立即否认了自己的两个决定,打算送他去医院,万一酒精中毒了怎么办?
于是决定把这个孩子背到医院,虽然有些远,但,我们有出租车啊!:)
刚刚松开了手,小孩儿不安分的手又虚虚的搂住了魏大勋的脖子,呼吸有些急躁的喷在他的脖子上,似乎在魏大勋心上一下一下的拨弹着琴弦。

冷静!!!他还是个孩子!!!而且是个男孩子!!!!
强大的心理暗示使魏大勋保持着应有的理智。
他尽量用着最温柔的语气和怀里的小孩儿商量着:“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小孩儿抬起头,半睁着眼睛,瞧了他一眼,又把头埋进臂弯里:“不好~”
“为啥呢?”
“我要…嗝~…回家……”
“那你家在哪呢?”
“……”
“???”这就睡着了??!!魏大勋有些好奇这孩子的心是有多大,万一他要是个坏人呢?
魏大勋叹了口气。
一路上被各种指指点点,最终还是回到出租屋里。
魏大勋心想:得,心是散了,还捡回来一人,他是不是该说这次散步蛮值的??